查看更多

風靈✿每天狼嚎小荷蘭

【Spideypool/直至死亡將我們分離(下)】

#OOC注意

#我就說我沒有虐吧!

上篇

Childhood估計禮拜一更新,還在順文中

覺得我越寫越崩壞(哀傷


----正文----


時光飛逝,距離那次的輻射爆炸已經幾年過去,原本的高中生Peter也即將大學畢業, 現在的他一樣是紐約的好鄰居、一樣的話多、一樣的笑著,而不像剛回到復仇者大廈的那幾個月,了無生氣的失神模樣、不分日夜的沉默及哭泣。

隨著時間的過去,大家都認為他從Wade離去的悲傷中走出,除了Tony跟Steve。

身為Peter的監護人,仍舊不時會在熬夜的月色裡聽到大男孩捲在棉被中低聲啜泣的聲音。而平日,Peter總是在友好下與他人保持著距離,特別是那些對他有好感的人,他總是有意無意的將愛慕阻擋在心扉外,彷彿深怕埋藏於心中的那個人影會因此被抹去。

「……Petey,恭喜你大學要畢業了,你有想要甚麼畢業禮物嗎?」看著在房間內走來走去收拾雜亂的書桌的Peter,Tony實在很難去忽視他還有些泛紅的眼睛,不知道該如何打破這個已經維持了十幾分鐘的沉默,他只能隨口找個話題。

「禮物?不用不用,說真的,Mr. Stark你再這樣亂花錢,Steve真的會生氣的,上星期你才買了一台新的Lamborghini說是送我代步用,說實話,那真的棒到不行,但是我考到駕照後幾乎沒有開過車呀,我還是比較喜歡蜘蛛絲擺盪的時候的感覺。」一臉訝異的抬起頭來看向靠在門口的Tony,Peter義正嚴詞的說道,他知道220萬美金對Tony來說不是甚麼大錢,但在他眼中這筆錢可是天價,天曉得他不開車最大的原因是怕車子刮到,Peter實在沒辦法像Tony一樣一次砸爛了三台名車只因為他在測試Mark最新型號的時候懶得把車移開。伸手扯著壓在書堆下的衣服,Peter小心翼翼的不弄倒任何東西「我現在比較需要的是從這堆雜物裡找出我的制服,這周為了畢業論文,夜巡都讓其他人幫我做了,我…」

「又哭了?」直接打斷Peter的碎碎念,Tony受不了每次都這樣拐彎抹角的關心,那強打起來的精神一眼就可以看破。

「⋯⋯」原本還在雜唸的Peter一下安靜了下來,似乎企圖找個藉口打混過去,但眼珠動了動,放棄似的垂下了肩「⋯我找到這個,在床底下。」從口袋裡拿出一個小盒子扔給Tony。

紅色的禮物盒看起來很普通,綁在上頭的黑色緞帶已經被拆開,蓋子上是一個沾了點灰塵的Hello kitty貼紙。

「很爛的品味。」輕笑了下,Peter拉出一張椅子示意Tony坐著聊,自己則盤腿坐在床上「我甚至不知道他什麼時候放的。」

皺了下眉,Tony輕輕地打開盒子,黑色的絨布上是一條銀白色的項鍊,交叉的武士刀墜飾就如同一直背在某人身上的利器,只是少了些血性,多了點典雅,塞在一旁的紙片像是隨手從日曆上私下的廢紙,潦草的用蠟筆寫著一行字。


NOW!! I can always stay with you!

盯著手中的紙片,Tony找不到任何可以安慰Peter的話,寂靜再一次瀰漫房間,他本來是要來勸Peter將那些與Wade Wilson有關的東西封塵起來的。

「我知道Wade在你們眼中是怎樣的人。」挪動位置,Peter趴在床前的窗台上,看著高樓外難得蔚藍無雲的天空,只有一隻鳥兒在空中盤旋「惡棍、瘋子、見錢眼開的僱傭兵⋯大概糟到不能再糟了,這世界不給予他信任,他好的一面一直以來只有我看到,你們說他荒誕無稽,但卻不去看是什麼原因造就現在的他,說真的,要是我全身被弄成那副鳥德性,想死還死不掉,不發瘋才奇怪。」靠在窗沿,Peter用著一種可以說是輕鬆的語調說道。

「這不能構成你執著一個死⋯⋯FUCK,算了,這不能成為你執著一個死人的原因。」天曉得他和Steve想盡辦法要讓Peter能重新與人交好,他們無法接受好好一個男孩就這樣被綁著。

「我一直都沒有執著於死人。」Peter露出了淺淺的笑容,好像聽到了什麼有趣的笑話一樣「Wade沒死,他只是還沒找的回來的路⋯」

「Peter,你這是自欺欺人。」

「我沒有。」

「PETER!」

「夠了!第一次看到他的時候我覺得我不會對他有任何好感,事實證明,我愛他!深愛他!你們說他死性不改、作惡多端,但我看過他為了改變而努力!他因為遵守跟我不殺的約定,就算別人捅穿了他的心臟,他還是不會將那個混蛋一刀兩斷!PLEASE!能不能請你們正眼看看他!」幾乎是用吼的喊道,原本搭在窗框上的手硬生生的掐出了一個凹痕「Wade說他不會死,如果連我都不相信他,那這世界又有誰會在他回來時迎接他。」原本澄澈的棕眼裡是滿溢的悲傷,Peter望向有些被嚇到的Tony。

他不該吼他的,這不是Tony的錯,但Peter就是不願意聽到任何人、甚至於自己內心深處的聲音叫他放棄那微小到近乎於奇蹟的希望。

看著整個人都在顫抖的Peter,Tony只是默默的放下小盒子,離開房間的同時帶上房門,將哭泣聲留在裏頭。

「Friday,我要到『地下室』去。」

『Yes, Boss. 』


-----

 

隨著金屬的小空間不斷向下,Tony只覺得今天的心情特別沉重,他對所有復仇者隱藏了一個秘密,包刮Steve在內,螢幕上的數字不斷在下降,一直到最底層頓了下,電梯發出了一連串機械聲後繼續向下。

 

「Friday,報告一下近況吧。」

 

四年了,他一直不對這件事抱持著希望。

 

『仍舊是一團,Boss,與兩個月前無異。』

 

踏出電梯,眼前豁然是一個實驗室,各種精密儀器以及電子運算的聲響規律的敲打著空氣,而房間正中央則是一個連接著地板與天花板的透明玻璃館。

 

「Wade Wilson,兩個月前你突然動了,我本來還想說能給Peter一個交代,但之後你卻又沒有進一步的再生,這要我怎麼辦呢……」嘆了口氣,Tony看向玻璃管內的物體。

 

同樣透明的液體中是一個插滿了管線的球狀物,緩慢的脈動彷彿在呼吸一般。

 

「Peter今天又哭了,不過我想這次有一半得怪我,別當作你很驚訝我會認錯一樣。」一邊操作著螢幕上的各式數值,Tony的聲音在偌大的實驗室裡聽起來特別的空虛「該死的,每次下來這裡就讓我像個瘋子一樣,誰會對一個肉團自言自語?」

 

「Stark?」

 

「Vision!?」本來拿在手中的顯示板因為驚嚇而鬆開的手摔到地上,Tony瞬間轉身看著不知道甚麼時候在背後的Vision「你怎麼會在這裡!」

 

「Cap找你,我看到你往電梯去,所以我就跟下來了。」

 

「有時候真的很討厭你那個穿牆的能力……」瞇起眼,Tony無奈的抹了抹臉「別跟任何人說,我不想讓Peter有無謂的希望,雖然在他放棄之前我還是會繼續嘗試修復Deadpool。」

 

嘆了口氣,Tony這才注意到Vision的視線並不在自己身上,那雙彷彿看透一切的眼眸,正盯著玻璃管。

 

「他在困惑。」穿過了障礙物,直接走到管子旁,Vision抬起手來輕輕地放在玻璃表面「他似乎…不明白自己應該是一個怎樣的存在。」

 

「你怎麼知道。」有些訝異的看著Vision,Tony有些不可信置。

 

「我…不知道,一種感覺。」給出了一個讓Tony想翻白眼的答案,Vision的視線依舊停留在球體上。

 

「OK, Fine. 反正能試的我都試了,再荒唐我也認了,Friday,去翻資料庫,把所有關於Wade Wilson的資料全都找出來,我要照片,最好是他毀容前的模樣,準備做3D建模。」拍了拍手將螢幕投影到空中,Tony一張一張的翻起Friday挑出來的照片「照片還真是少的可憐…Friday,把這些數據整理好,我們要來想辦法給他點引導了。」

 

 

----

 

「恭喜畢業,Peter。」

 

今天的復仇者大廈熱鬧非凡,他們年紀最小的一員,終於脫離了學生的身份,難得的Steve沒有阻止Tony花大錢在派對上。

 

在大家因為美食及音樂的氣氛帶動下,開始輪流灌Peter酒,而Steve正用盡所能地保護自家孩子不受酒精摧殘的時候,Natasha發現有一個人一反常態的待在角落不發一語。

 

「嘿,Tony,身為這場派對的主辦人還有Peter的父親之一,你不打算去祝賀一下嗎?」

 

「我準備了一個禮物,Nat,但我不知道是不是應該拿出來。」一個月下來,他仍舊不確定自己是否成功了。

 

「Peter可不是當年那個會因為跌倒而掉眼淚的小鬼了,你應該試著相信他。」

 

「希望如此。」嘟囔了下,Tony敲了敲一旁的玻璃杯,確定每個人都有看向他後,清了清喉嚨說到「Friday,幫我把『禮物』拿上來。」

 

頂著眾人的視線,Tony走到Peter身邊,伸手揉了揉大男孩的頭髮,Peter和所有人一樣,只是用困惑的眼神看著從地板升起的金屬箱,有點像當初製造Vision的那種。

 

「Tony,別說你幫Peter弄了一個人型管家出來。」對金屬箱仍舊有著不好的印象的Steve思考著要不要先去拿一下他的星盾。

 

「No,我才沒那麼蠢好嗎?我不是指你不好,Vision,別介意。」看Vision露出一臉無所謂的表情,Tony深吸了口氣後拍拍Peter要對方跟自己來。

 

「四年前,我讓Friday去把她掃瞄到的有機物全都帶回來了。」不出他所料,除了Vision外,所有人都倒抽了口氣「Petey,我花了四年的時間,才讓他從分子大小重新組織起來,但是,我沒辦法叫醒他,我盡力了。」

 

「你是說⋯⋯他⋯Wade他在⋯⋯裡面?」詫異的看著Tony,Peter突然覺得腦子有些轉不過來,小心翼翼地靠近金屬箱,觸及開關的按鈕時卻感到有些害怕,如果這只是夢呢?

 

「Tony。」在Peter凝視著金屬箱的同時,Steve悄悄地將Tony拉到一旁「你說你叫不醒他,你這樣不是反而害了Peter嗎?我們這些年的努力是為了什麼?」

 

「別那麼緊張,集思廣益嘛,或許會有辦法的。」沒有去理會Steve的緊張,關於這點自己也的確想好了,從口袋裡拿出一個小小的遙控器,Tony面無表情的把小東西在Steve面前晃了一下「假如真的沒辦法醒來,我會親自切斷所有生命維持裝置。」

 

「你⋯⋯」

 

「Wade?」

 

Peter的聲音拉走了兩人的注意力,被打開的金屬箱洩出了白色的煙霧,一個眾人所陌生的男人被機械臂托出,露在白色的衣服外的皮膚是平滑的,沒有任何的疤痕及嚇人的凹陷,短短的棕髮微捲,光滑的臉上有些鬍渣但卻掩飾不了男人俊俏的臉龐。

 

坐在金屬箱邊緣,Peter臉上除了驚訝還有著如做夢般的神色,顫抖的手撫上男人的臉頰,他沒見過,但他可以肯定這是他的Wade Wilson,儘管毀容讓身形不太一樣,但那個靈魂深處的感覺卻告訴著自己,他抱持的那個奇蹟真的來到了他的身邊。

 

「嘿、Stark,你剛剛說Deadpool被分解到分子大小?」一直處於驚訝到張大嘴的Scott打破了寧靜。

 

「是啊,光是分離雜質跟本體我就不知道花了多少時間。」

 

「⋯⋯重要性。」

 

「什麼?」

 

「是重要性啊!我不知道你們有沒有人知道,我也是有縮小到比分子還要小過,說真的,當你在那個狀態下,你要記得自己是什麼東西、什麼樣的存在真的有夠困難。」從椅子上跳了起來,Scott像是發現了新大陸一般興奮地說道「要不是我的寶貝小公主叫我,我大概現在也不會在這了,你們都知道,她幾乎是我的唯一,或許該讓Peter叫他看看。」

 

「既然有辦法了,那大家就通通出去吧,留給他們一點空間。」Natasha揮了揮手下了驅逐令「瞧你們一臉看戲的樣子,出去吧。」

 

Peter打從心打感謝著Natasha,現在他的確有很多話想告訴Wade,但這麼多人盯著自己看實在很難開口。

 

沒多久,偌大的大廳就只剩下兩人,傾身靠在男人胸前,Peter聽到了對方強而有力的穩定心跳,儘管體溫有些偏低,但仍舊是那個讓自己安心的胸膛,緊閉的雙眼看不到那雙深邃的褐眸,趴在對方因呼吸而起伏的胸前,Peter開始輕語。

 

從兩人相遇的第一天開始,他們的第一次鬥嘴、第一次打架、第一次的組隊到他們第一次牽手、第一次的親吻,Peter記得他每一個笑話甚至於每一個下流的梗,記得他偶而的浪漫還有不長眼的煞風景,記得他懷抱的溫暖以及對自己訴說的每一句甜言蜜語。

 

就這樣不停地說著,像是要把這四年來的沈默都一次傾訴完畢一般,如果需要,他可以一直一直說下去,月色悄悄地爬上了天,大城市的燈光遮掩了閃爍的星空,但點亮了另一種屬於都會的美。

 

「Wade,我真的好想你。」

 

不知不覺的,Peter感覺到一到清淚滑過自己的臉頰,緊緊地揪住對方的衣服,他不曉得他還能流出多少淚來,四年來的寂寞讓他幾乎哭乾了眼淚,Peter從沒想過他能如此深愛一個人,即便全世界都告訴他要放棄,他卻無法捨棄那份眷戀。

 

時間在推移著,倦意開始侵蝕Peter的意識,模模糊糊間,一句話像是撥開雲霧的光一般,讓他瞬間清醒。

 

「Sweety,還要揍哥一拳來洩憤嗎?」

 

 

 

 

 

---End.


感謝收看我這超級不成熟的文筆

順帶一提,賤賤的這個狀態是從蟻人那邊拿來的靈感

因為不明白自己是一個怎麼樣的存在

所以沒辦法再生之類的

邏輯什麼的⋯⋯恩 就這樣吧d(`・∀・)b(被揍

再來等Childhood填上之後就是雙刺客惹,敬請期待ヽ(✿゚▽゚)ノ

评论(16)
热度(248)
©風靈✿每天狼嚎小荷蘭 | Powered by LOFTER